产品中心
主页 > 新闻资讯 > >> 13年摄影苦旅——我与老相机海鸥DF-2000

  【编者按】每一个摄影者都有一段自己与相机的故事,而网友柏原刚说,不仅仅是相机,它还牵出了懵懂的孩童时代,牵出了启蒙老师的点点回忆,牵出了过往生活的全部。瞬间,记录回忆的相机变成了回忆本身,而一路上陪伴他的始终是海鸥DF-2000,一部老相机,胶片相机。

  我的第一台相机,是小学六年级时(1998-1999年)通过邮购(小学时的《少先队员》上常见到的广告的那种)得到的傻瓜相机。现在看来,那确实像是小孩子的玩意,结构简陋,外壳是卡通。但我那时却对它爱不释手,在它身上花费过不少胶卷。傻傻的我在那个年头什么摄影知识都没有,曾经很让人偷笑的以为胶卷只要一曝光之后就会成像。所以当我拍完一筒胶卷之后,很迫不及待的打开胶卷仓,却发现什么都没有,然后我竟又把胶卷卷起来那去冲晒,那人冲完后对我说这是黑卷,也只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有人这样对我说。

  后来,大概是初一(1999年末)时一个“加班”出板报的傍晚,我认识了我摄影生涯中的启蒙老师林老师。他是我们中学里头的一位业余摄影爱好者,也是我们隔壁班的班主任。很早的时候,我已经听隔壁班的同学说过,他们的班主任在第二课堂那节课上跟他们谈摄影,并组织过同学到外面拍摄,这些都让我有点羡慕。所以促使我有想与林老师相识的念头,正好那个傍晚他走进我们班看我们出板报,就是这样,我们一拍即合了。

  (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开始把自己的照片存起来,因为我觉得这会是以后的一种财富)

  与林老师相处久了,局限于器材,很多时候我只是当他的助手。他也对我有种特别的情愫,很多时候有什么需要协助,第一个找的都是我。那时也是开始接触单反相机的时候,我也慢慢的迷上了单反能够做到的大光圈效果,它能让我有一种逐渐靠近艺术的感觉,那个迷恋程度是难以形容的。在我还没有相机的时候,也借过老师的单反拍了一张在建的西部沿海高速大桥的照片,在那个中学生什么摄影比赛上也有个小名次。

  (西部沿海高速崖门大桥,拍摄用凤凰单反,黑白的乐凯,后期是自己冲洗的,放大到10寸)

  (我总是喜欢,把用过的胶卷盒子用来装化学课上的小材料,就像把宝藏收起来的一种心情)

  在老师的“资金”协助下(实际是用升初中时的奖学金抵换买的),2001年,即初二时的劳动节,提前买了第一台属于自己的单反相机海鸥DF-2000,它也是我的唯一的一台胶卷单反。那个劳动节,老师用他的摩托载着我去城里头他相识的一间店,度量了一番之后还是买下了这样的一台,50MM标准镜头,并带测光。

  (第一台购买的单反,海鸥DF-2000,带有三LED灯测光功能,算是比较先进的国产,那时候还不知道定焦的威力)

  我俩从此之后都经常到处去拍照。拍完了就回到老师的宿舍,简陋的冲洗黑白照片,更有个夜晚索性在老师的宿舍睡了一夜。黑房里没有红灯,就拿个红利是封包着电灯;透光的窗户,拿多层报纸把他们蒙起来;漂水后的照片,干脆的贴在厕所壁的瓷片上凉干。老师在照片截图和相纸曝光的时候都教会我很多知识,以致于充实了我全面的摄影知识。

  (我最早的摄影教材,是林老师亲笔手写的纸张,后来学到最多东西的还是图书馆里面的摄影书,但是都被我翻遍了)

  中考之后我升上了高中部(2002年),跟老师的紧密接触少了。在学校的学生会和团委工作时,得到相应老师的赏识,偶尔的拍照会让我来承担了。在学校的大型活动上,我也会与林老师相遇,谈上几句。那样的时光总是让人感觉美好。总是因为学业、或者其他的事情的阻碍,跟老师的相处时间总是稀少。后来越接近高考,摄影就越放下了。同一个时候,数码摄影开始融入我的生活。慢慢的,当年的胶卷气味逐渐远离,我的生活变得平淡了。随着高考的结束,我与老师的联系也断绝了,直到今天,我仍没有对他说过什么感激的话,但我却问自己这样的一种感激怎么能用言语来传述。我希望在我学业和摄影都有点成绩的时候,能够回到养育我的母校,能够再次见到老师,跟他分享我的一切。我的想法是那样的直白,却也是那样的真切。

  (那些陪伴我成长,并且记录我学习摄影生活的照片。右一:我参加十大乐手比赛的照片)

  2005年上大学,大家都转向了数码摄影,胶卷已经似乎是一种过气的东西,而我刚进去大学的时候,带上的海鸥DF-2000也始终没有兴致买胶卷来烧。后来,遇到了喜欢的新闻中心,更加心仪的是那个摄影部,为了更好地进入摄影部,我到大沙头买了一台二手的三星数码相机,320万像素,1.5寸的小屏,还是上两颗AA电池的,当时花了700多元(几乎花光了家当)。也正是因为拥有数码相机和传统单反(虽然器材只是其次,但是某些面试环节对这些还是有点看重),顺利地进入了新闻中心摄影部。大一那年,我就是用这台机器在学习数码摄影。那时候,周围不少师兄师姐已经开始用长焦或者尼康D70了。苦闷的是,机器在去野外集体活动的时候,LCD被我放在裤兜里压坏了,从此,这台相机就长时间放在我的抽屉里,直至到被当废品卖掉。中间,也因此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相机使用。

  2006年,由于家里发生了些事,生活更加拮据,相机没钱修,也没有什么能奢望的,偶尔部门需要相机,就向师兄师姐借去。之后,在论坛上看到某二手经营户卖500多元的长焦相机,牌子还是没听过的,但是有10倍变焦和3寸屏幕,由于交易时没有什么留意,回来才发现它只能在广角和10倍变焦时才能自动对焦,用了一阵子的这台山寨,还出片参加过摄影比赛获奖了,但是最后还是贱卖给第三集团国家的人们了(一个专门奔走越南的中介)。在后来,我重新拿起了海鸥DF-2000拍了好几卷胶卷,虽然相比其他人的数码相机有点拉风,但是也感觉到数码器材对于生活的重要性,再后来还是因为冲洗麻烦和烧钱,没有玩下去了。

  2007-2008年,因为参加了兼职工作(还是挺辛苦的),日子也慢慢好起来,可惜始终没有真正富裕的日子。存了半年的钱,买了我第一台单反400D,当时也是在大沙头买的日版,叫做KissX,镜头则是二手的18-55,在当时来说,如果要找新的机身,基本上最低水平就是它了,毕竟对于二手的东西开始有点抗拒了。

  (海鸥DF-2000的取景窗,注意中间一圈的裂像对焦,玩过手动相机的人应该都很熟悉)

  直到2009年毕业,400D陪我走遍了广州的大街小巷,我一直觉得把18-55用好,会是一种历练,所以我坚持了2年没有买其他的镜头。真的是狗头走天涯。直到今天,我仍然觉得最好用的镜头之一还是18-55,尽管我后来升级到了500D+18-55IS+501.8小痰盂,但是对于狗头的情绪还是一直保留的。说到从400D走向500D,一方面也是追求高分辨率LCD和更好色彩的表现,但最为囧的其实是因为400D在机身屏幕里面看到了类似于虱子的东西在爬。虽然我用樟脑丸和干燥剂把400D藏于密封箱里面好一段时间,虱子也不见了,但是最后还是立心要升级了。每一次都是徘徊在尼康的边缘,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佳能,并且始终只是一名草根阶级的影友。

  如此走来,一路上风风雨雨的。器材是多样的,但是同样的透过镜头,我以同样的一种言语来表达我的内心,我希望这样的一种情怀始终激励着我的航标,它能让我无俱一切,勇敢潜行。

  【后记】“器材是多样的,但是同样的透过镜头,我以同样的一种言语来表达我的内心,我希望这样的一种情怀始终激励着我的航标,它能让我无俱一切,勇敢潜行。”那么,你有什么样的镜头故事和我们一起分享?

Copyright ©2015-2020 真人菠菜网-最新首页 版权所有 菠菜网保留一切权力!
17724833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