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主页 > 新闻资讯 > >> “烤箱”内的问诊——走近电力机车“护理师”

  重型桥式起重机在头顶不断来回,数条沿着铁轨修建的地沟穿过偌大的厂房,机械轰鸣声中,蓝衣检修工人们身影穿梭。大暑时节,在国铁郑州局集团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浓重的机油味里,仍能嗅到汗水的味道。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对机车进行检修作业(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作为铁路安全的重要环节,机车检修不仅是体力活,更是技术活、细致活,检修中的每个细节,都关乎火车的安全运行。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贾楠对机车控制电源柜进行检修作业(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一台和谐电2C型机车在进行C4级别检修,即达到50万公里的修程时,车身11个大部件,350多种机械构件,上千条不同型号的螺栓,长达90公里的电器柜主辅控电路都要进行检查、测试、保养和更换。夏天,厂房内温度保持在40摄氏度以上,很多机车刚刚经受暴晒,运送进厂房时还散发着热量。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褚梦婷(左)和赵国军,对机车大顶盖边条进行安装检修(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我主要就是看每根电线有没有虚接、接错和破损的。”机车司机室里,电器钳工韩梦娜几乎是大喊着说出这句话,随后立刻扭头继续工作。记者爬进时,她正在对司机室电源箱进行检修。巨大的噪音下,这个1994年出生的女孩正坐在地上打着手电一一拆解面前密密麻麻的线路,并记录编码,闷热狭小的空间里布满灰尘和油污,她的蓝色工作服已经全部被汗湿透。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褚梦婷在安装机车大顶盖中间接地线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韩梦娜身后,是电力机车的屏柜组,也是机车运行的核心部件。拆去顶盖的车厢中仅能容下一人侧身通过,近90公里的电路都“盘踞”在这里,等待检测。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贾楠在工作间隙喝水(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屏柜组车厢温度最高是在运行的时候,大约保持在70摄氏度左右。”交车组工长王春辉说,“但是运行测试中一旦出问题,我们还是会马上钻进车厢,再高的温度也没有什么感觉,就是想赶紧解决问题。”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袁远在机车大顶上作业完毕后返回机械间内,确认周围环境扣锁天窗(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酷暑中,工人们保持快速的工作节奏,带来的是铁路部门机车检修效率的不断提高。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对机车进行检修作业(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我们C4级别修一台机车所需时间,已经从几年前的33天,逐渐缩短到现在的8天。对于我们检修工种来说,这也是我们的产业升级。”国铁郑州局集团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党委书记张权告诉记者。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袁远登上机车大顶准备开始作业(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检修时间缩短的背后是生产环境和检修工序的优化。“我们是不断地向工序管理要效率,同时形成质量管理的闭环。”助理工程师刘佳说。从法国留学归来后,刘佳和同事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对机车检修的各个流程进行不断优化。记者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看到,厂房内全部铺满塑化地面,机车车头从入厂、拆解,到组装、测试都有固定的机位,地面上有整齐摆放的零部件,偶尔有汗水,却看不到油污。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杨勇对机车滤波柜内电器部件进行清洁检修(8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工人们发明的一系列“趁手”工具也在不断提高着检修效率。从直流机车到和谐机车,近年来国铁郑州局集团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的干部职工已经进行了113项技术创新,弥补了制式工具的不足。

Copyright ©2015-2020 真人菠菜网-最新首页 版权所有 菠菜网保留一切权力!
17724833815